柬埔寨出行市场混战,后入场的Grab会不会成为当地领头羊?


编辑:雨萌

编者按:本文作者 Shaun TurtonBopha Phorn,原文标题:Grab takes on Cambodia's PassApp for ride-hailing supremacy

36氪出海(ID: wow36krchuhai) 总结要点:

  • Grab 拥有雄厚的资金和技术优势,正在加速赶上当地领头羊 PassApp

  • Grab 将在柬埔寨推出外卖、借贷等更多服务,将综合服务看作区分自己和其他竞争对手的“分水岭”

  • 其他公司也有意拓展打车以外的业务,以扩张数字生态系统,但这需要大量资金

Grab 与 PassApp 的竞争引发了残酷的价格战 | 图片来源:Unsplash

Grab 正试图主宰柬埔寨新兴的打车市场,这挤压了当地领头羊 PassApp 的市场空间,引发了一场残酷的价格战,把司机们夹在了中间。

100 多名 PassApp 司机在首都金边举行示威,抗议该公司降低司机服务费,这表明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PassApp 表示,来自新加坡的对手 Grab 的举措使其别无选择,只能降价。据报道,司机们还向 Grab 发了一封信,要求其提高服务费。

21 岁的 Morn Phana 是这场抗争的代表人物。他曾是一名政府官员的私人司机,现在是在金边招揽乘客的 2 万多名网约车司机之一。像许多人一样,他两个平台都用。Phana 说:“此前是 PassApp 控制市场,但现在 Grab 正在加速赶上。”PassApp 此前一直靠的是自己的品牌认知度——对许多人来说,PassApp 就等同于网约车——但 Grab 拥有深厚的资金储备和成熟的平台,除打车服务之外,还提供一系列别的服务。

大约三年前,打车应用最早出现在柬埔寨,十多个当地玩家迅速涌入了这个领域。不过一些公司已经被迫退出,更多海外玩家的到来(包括今年早些时候进入柬埔寨、来自新加坡的 Tada),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专家表示,如果其他主流打车应用进入柬埔寨(比如正在扩张的印尼打车服务公司 Go-Jek),当地打车服务公司的生存处境就会更加困难。

Grab 于 2017 年进入柬埔寨,一年后收购了 Uber 在该地区的业务。其主要投资者包括软银、丰田和微软,上个月,它从美国投资管理公司景顺(Invesco)筹集了 3 亿美元,使其筹资总额达到了 75 亿美元。

这样的资本正是柬埔寨第一家打车服务公司 Exnet 的创始人 Hor Daluch 梦寐以求的。Exnet 成立于 2016 年年中,最初专注于出租车业务,Daluch 表示,他的公司早期很成功,但在 Grab 到来后开始苦苦挣扎。

现在,随着司机和顾客数量的减少,这位 33 岁的年轻人正在寻求引入更多的服务,比如杂货店送货——但财力有限,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Daluch 说:“(食品杂货配送)系统已经到位,现在我们只要把产品上架就可以启动了。但我们需要钱,而我没有那么多钱。要活下去,我们就得提供整合服务,而不能只做出行业务。”

出行公司提供整合服务 | 图片来源:Unsplash

Grab 的财力已经帮助它缩小了与领先者 PassApp 的差距。该公司称其有超过 1 万名司机,并在今年早些时候完成了在柬埔寨的第 100 万次出行服务。重要的是,Grab财力雄厚,能将资金投入营销和车费补贴促销。据司机们反映,这很受乘客欢迎。

Grab也拥有技术优势。柬埔寨的地区经理 Ron Wong 对《日经亚洲评论》表示,一方面,Grab 会在更发达的市场建立其“超级应用”的地位,同时也会在柬埔寨推出更多服务。它已经在当地推出了一些功能,包括 GrabCar、GrabPay 和 GrabRewards,最近还增加了一项“租赁”功能,允许客户在一段时间内租用司机。Wong 说,到今年年底,Grab 也将在柬埔寨提供食品外卖和借贷服务。

他把这种综合服务看作是区分 Grab 和其他竞争对手的“分水岭”,他预计 Grab 的市场份额今年将超过 PassApp。“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非常小了,”Ron 说。他管理着一个有 60 至 70 名员工的办公室。“每进入一个市场,我们都有成为主导者的决心,我们也确实期待能在年底前主导(柬埔寨)市场。”

PassApp 平台上也有大约 1 万名司机,它计划今年推出自己的电子支付服务。该公司还计划进军食品外卖领域,这是柬埔寨的一个细分市场,已经有几家专门的供应商。PassApp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Top Nimul 承认,试图扩张数字生态系统并成为超级应用的代价会很高昂。他说:“我们需要对平台做很多改动,这都需要时间和资金。”Nimul 表示,PassApp 的增长足以在打车行业“活下去”。然而,它最大的担忧是与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的价格战。

Nimul 称,“现在需要政府介入来解决问题”,并指出,相较新乘客,司机数量“增长非常快”。他补充道:“对司机来说,这段时期会很难,政府应该顾及本地公司。”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宣布任何行业监管计划。

然而,PassApp 已经举办了培训讲习班来解决安全问题,并敦促司机获得驾照——它也承认,约 98% 的司机没有驾照。金边市政府发言人 Meth Meas Pheakdey 说,他没法说是否或何时会设定最低价格,但承诺当局会解决这个问题。他表示:“我们不能立即自已定一个价格,这需要各方的讨论。”

PassApp 担心的是价格,但当地公司 WeGo(该公司自称排名第三)希望其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做法能够帮助它保持住自己的地位。WeGo 营销负责人 Prak Chanseyha 表示,该公司已对 7000 名司机中的约 1000 人进行了资金管理和道路安全方面的培训,为车辆提供了事故保险,并将服务费保持在 12%。目前 Grab 和 PassApp 把人力车出行的服务费削减了 15%,而汽车出行的服务费则削减得更多。

Chanseyha 说:“我认为,我们能在一年内实现收支平衡。我们不关注其他本地公司,未来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将是 Grab。Grab 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在学习的同时,我们也在寻找创造性的方法来反击。如果 Go-Jek 来了,市场环境就会改变。生存会变得很艰难。”

“我们是一条小鱼,所以我们需要游快点。”

科技基金公司 Mekong Strategic Partner 一直在密切关注打车行业,已经投资了快递平台 Nam24(该平台即将推出打车服务),以及物流初创公司 Joonaak。MSP 的经理 Bora Kem 表示,虽然大量财力给这一区域的参与者带来了优势,但不能保证它们能在市场上轻松获胜。他还指出,大多数本地应用都依赖于第三方软件,这部分成本可能会变成一个阻碍因素。他补充说,成功还可能要依赖幕后的“努力”,比如通过与商家和公司发展伙伴关系来扩大服务。

Kem 说:“会有人输,但我们认为这个市场能容得下两到三个玩家,一个大玩家和两三个小玩家。”他还说,没有人能在 “安睡”中幸存。“第二名和第三名是否会是国际玩家呢?这是更有意思的事情。如果 Go-Jek 或者滴滴进入柬埔寨,对当地玩家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