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 决定尝试动漫短视频创业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刺猬公社,36氪经授权转载。

作者 | 思想漪

编辑 | 铁林

“狗哥杰克苏”的主角狗哥与火火/图源:快手“狗哥杰克苏”

每周五晚8点,“火火”都会在快手上直播。“火火”是快手动漫短视频“狗哥杰克苏”的女主角,爱幻想、藏着很多小心思,爱慕着一个名为“狗哥”的霸道总裁。

不同于“乔碧萝殿下”的低级特效,“火火”借助时下最新的CG技术呈现。每场下来,平均会有20万人在线围观。

不只是“火火”爱“狗哥”,另一端的网友不断刷屏“呼唤现身”。屏幕上,红心飘扬,香蕉横飞,甚至时不时飘过一个火箭。留言快速滚动,“我爱上了一只狗”“民政局前来报道”“我要狗哥”......

不到一年的时间,动漫短视频“狗哥杰克苏”在快手、抖音、微博、B站等平台分发,累积粉丝近3000万。目前在快手上累积近670万粉丝,平均单集视频播放量都在500万以上。

“狗哥杰克苏”快手首页 /图源:快手

快手上最新的一个短视频叫“再冷的笑话,只要讲给对的人,也会变得暖暖的”(8月20日),近190万的播放量。获得超过18万点赞,超过7000条留言,首条留言“给你们两个选择,A结婚,B选A”获得3.6万个点赞。

“狗哥杰克苏”的设计者是“宝妈”张骁,一位7岁孩子的母亲。这是一个互联网与母亲、女性、妻子角色深刻关联的故事。

第一次当老板,很多时候也不会

锅碗瓢盆、家长里短从来不是女性的宿命,张骁选择创业时,深信这一点。

2016年,张骁把两岁的孩子交给婆婆照顾,说服老公。老公比任何人都了解她。谈恋爱时,张骁“非常独立,不黏人,非常有自己生活”。

选择动漫短视频,一是张骁喜欢,她平时会刷《瑞克和莫蒂》,也包括宫崎骏等日系漫画系列;二则,成本可控,还能表达“表达内心那些比较夸张的、好玩的东西”。

那年也的确是短视频创业的好时机。那年被称为“直播元年”“短视频元年”,短视频行业至少获得了43笔投资。据艾瑞数据显示,2016年,短视频用户达1.53亿,同比增长近一倍,快手领跑短视频领域,微博秒拍、美拍居二三席,抖音于当年的9月份推出,还未泛起任何浪花。

韩剧《请回答1988》中,小女儿对爸爸有误解,爸爸买了一个蛋糕哄女儿高兴,对她说,“其实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有很多时候我也不会当”。

那是张骁最喜欢的一部韩剧,直看到眼泪哗哗。她第一次创业,第一次当老板,很多时候也不会当。

筹备一年,2017年1月,张骁在微信公众号和B站推出《无聊诗社》,效果还不错。李白、李煜、陶渊明等褪下神秘,披上日系漫画风,说起了二次元语言,玩起段子。第一话11集,每集平均时长5分钟,B站播放量558万,B站评分9.4分,13万人追番。

张骁的前公司老板看完《无聊诗社》劝她,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我就会停掉这个项目。张骁很生气,朋友不鼓励自己,反倒说这种丧气话。

后来,《无聊诗社》的发展验证了朋友的判断,团队成员流失,周更也要拖更。平台逼着更新,手上没钱,招不到人只能加班干。

一位前员工说,我在用生命跟你干事业。最猛的时候,张骁连熬3个大夜盯着进度。当时没有找投资人,张骁自己咬牙坚持着,先后投入了200多万元支撑着团队。

一位熟悉张骁的朋友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那时候,张骁头发干枯,脸上黯淡无光,就像失了魂一样。

牺牲陪伴孩子的时间出来创业,张骁不想抽身而退。现在,每周四是张骁的“妈妈接待日”。这天,她会安排好自己的工作不会加班,然后去接自己的孩子下课。

做动漫短视频的人,大抵都有一个“大荧幕”的梦

流量怎么增长,广告主怎么寻找,广告怎么植入。张骁临渊羡鱼,不知如何结网。

创业是和自己的一场战斗。张骁放下家庭和孩子,与内心斗,放下柔弱,与团队斗争,每次开会,都要花半小时,把自己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告诉动画设计师、编剧、导演,流出的每帧都要考虑传播效果。传播得越广,广告主越有可能找上门。

“创业者的心胸就是不分男女的,都要被委屈撑大的。这中间你要忍受很多人的质疑,不理解。”张骁说。

第一次做动漫短视频创业尝试“撞了南墙”。不能说失败,因为《无聊诗社》一直在更新,现在已经到了第三季。

知道了疼,张骁才明白动漫短视频创业里的门门道道。IP化、情感内核、二次元瓶子装载三次元酒、提前布局商业化......

这些教训总结成经验,统统应用到了“狗哥杰克苏”身上。2018年8月,娱乐圈集中分手季,张骁看到“分手也可以赚足流量与眼球”,“谁不渴望爱与被爱呢”,抱着这样的想法,张骁创立了“狗哥杰克苏”动漫短视频,并且目光瞄准了快手等短视频平台。

 “狗哥”与“火火”在兄弟猫头鹰面前秀恩爱 /图源:快手“狗哥杰克苏

主角是火火与狗哥,狗哥有一个好兄弟猫头鹰,同为一个娱乐八卦记者兔子时刻紧盯“狗哥”与“火火”的感情动态,因为“狗哥”是霸道总裁的人设。

在服装设计上,张骁也要求虚拟角色紧跟最潮的搭配,奶奶裤,破洞裤,都会上阵。甚至呼应主题,制服式的“霸气”,T恤的“情话绵绵”,长袖夹克的“漫步惊喜”,都能让75%的年轻观众感觉“人间处处充满爱”。

张骁称之为“泛二次元”,二次元的动漫角色带着人的属性。有的观众留言,为火火鸣不平,觉得狗哥不珍惜,要团队为“狗哥”安排个“情敌”。有的说,“军阀”版狗哥与火火全网最帅,一条1.4万的点赞量内容是“妈,我好像爱上了一只狗”。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是动漫短视频行业发展绕不过的坎儿。张骁觉得《无聊诗社》成长不起来的原因在于无法IP化。互联网经济时代,IP的知名度意味着商业变现能力,直接与广告收入相关。

张骁有了自己的IP,“狗哥杰克苏”。接下来,IP授权,广告业务,纷至沓来。第一笔广告收入是5000元,张骁与团队出去搓了一顿。那是真正看到希望的满足。

“以前做《无聊诗社》都是我们去主动找广告主,现在在快手通过快接单都是广告主找过来,这太神奇了“,张骁说。她坦然,现在团队已经是一个盈利的状态,抛开商业化的烦恼,现在有更多的精力可以专注在内容和创作上。

品牌响了一年,有投资机构寻求投资,张骁觉得这对团队是揠苗助长,拒绝了。对于未来,因为有了《无聊诗社》的尝试,张骁也在筹划推出“狗哥杰克苏”的长视频。

关于大电影,看着《哪吒之魔童降世》横扫中国电影票房榜单的时候,张骁心里也挠痒,大荧幕,也曾是她的一个梦想。

做动漫短视频的人,大抵都有一个“大荧幕”的梦。

我觉得我挺成功的

在快手上,有近4000万二次元核心用户,近400位动漫IP入驻。“狗哥杰克苏”并不是最顶级的动漫IP。但对于一位母亲、妻子与女性的角色来说,从社会的刻板印象摆脱出来,互联网让她觉得自己“挺成功”的。

“狗哥杰克苏”撒糖片段 /图源:快手“狗哥杰克苏”

每天早晨7点,张骁都会亲自为家人做好早餐。这是这些年不变的习惯。再回头一路,张骁说出了下面几段话:

你问我的生活观是什么?我的生活观就是,我觉得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我满怀热情的去体验一些新的东西。我以前一直都想不明白我活着图啥,我折腾来折腾去,又是个女人,其实我内心深处是有那种把生活过得很好的欲望的,我对生活美学这块十分着迷,但是我又没时间去做这些东西。

我就不断地质疑自己。你看,这么多年折腾下来,班本来上得挺好的,也赚了很多钱,自己非要出来创业,创业之后最穷的时候都需要家人来支持我,但是就是这种家人一直在支持我,我又找不到出口的时候,而且那会就反复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情。

后来我说服、安慰自己,我觉得我做的所有的决定都是满怀热情的去体验一个新的东西。生命的意义就是这种深刻的体验,这样就有意思了。

我现在也不完全是说,假设我这次创业失败了,我就会觉得我人生就是失败的。真的不是,我觉得我挺成功的。

我亏欠女儿,所以以后,我会拥抱她去让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像你的妈妈一样,做一个勇敢追求生活,带一点点冒险精神的一个人。

我觉得我是很正能量的、充满热情的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很快乐,我每天都还挺快乐的。

(文中张骁为化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