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营,和四个不同的夏天 | 深氪lite


文 | 王毓婵

编辑 | 杨轩

暑假里,孩子们脱下统一的校服,度过了截然不同的夏天。有远赴海外,在全英文环境里读夏季学校;有的在野外,自己动手搭建木屋和小水坝;更多一些孩子在学习音乐、绘画、戏剧等各种特长;最多的人,依然在读补习班……

在暑期中,家长们花三五千非常普遍,上万的也不在少数。以至于有这么一句话,叫“最大韭菜不是股民,是家长。”

不同的暑假经历,对孩子究竟会产生何种影响?是确有效用,还是打了水漂?36氪试图从孩子的视角找到答案,最终描摹了4个不同的夏天故事。

而答案,并不那么简单。

1 “不累,我已经习惯了”

韩佳轩 7岁、张若溪 10岁

夏天怎么过:学习声乐、舞蹈、戏剧、钢琴、播音主持、羽毛球、英语

十来个孩子坐成一排,在空旷的教室里跟着外教大声重复着一句英文台词。夹在中间的韩佳轩却突然轻轻啜泣了起来。

他们的美国老师Will Potter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于是蹲下来用中英混杂的语言安抚了她一会儿。随后,助教老师将韩佳轩领出了教室,在隔壁的休息室里喝水。片刻后,韩佳轩又重新回到了课堂中。

这是韩佳轩第一天来参加七幕人生夏令营的遭遇。接下来,她还会在这里接受9天的学习,课程包括声乐、舞蹈和戏剧表演。这10天的课程收费13800元人民币。

夏末秋初,上海正在经历最热的几天。教室里冷气开得很足,窗外的一切都在正午的阳光下反射着耀目白光。孩子们所在的地方是上海地价最高的黄浦区,除了这几间教室外,上海文化广场上几乎没什么人。高温剥夺着所有生物表皮的水份。

(图说:七幕人生戏剧夏季班教学现场。)

一小时后,孩子们获得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大家笑闹着跑向卫生间或下午茶区,韩佳轩是唯一一个主动举手表示愿意接受采访的孩子。

“我妈妈希望我多跟人交流。”7岁的韩佳轩声音细弱,但已经没有了哭腔。在被问及刚才落泪的原因时,她害羞地笑了,“我有上呼吸道感染,现在还没好。刚刚大声读起来,我喉咙痛,就忍不住哭了。”

这个刚读完一年级的小女孩平静地陈述自己哭泣的原因,口气中听不出一丝抱怨。她非常规矩地双腿并拢,脚尖点地,倾向身体右边。“不这样坐就看不出我是跳国标的了。”

除了国标,韩佳轩平时还会学绘画、钢琴和英语。虽然年仅7岁,但学英语也有4年了。“妈妈接下来想让我去学芭蕾。”

像她这样有基础的孩子在这里并不少见。虽然是第一天开课,也很明显能从一些孩子的发音、动作中看出训练的痕迹——他们在平日里已经下了不少功夫。

“不累,我已经习惯了。”韩佳轩说。

“我个人感觉这类以玩为主的素质教育在中国很难成为主流。”七幕人生培训部总监范卫健说,“中国家长还是目的性比较强,花了钱一定要学到东西。“

七幕人生本来是个音乐剧团。因为观众群中的家长们不断询问,希望能让自家小孩也接受音乐剧培训,登上舞台,所以七幕开辟了少儿培训业务。音乐剧教育在中国是个新鲜事,它仍处在和中国家长磨合的阶段。一直以来在欧美国家,少儿音乐剧培训都是以培养爱好为导向的,但这在中国行不通。

中国家长确实更焦虑,但范卫健觉得并不完全是坏事,七幕也一向对学生也比较严格。他们的周末班在招生时会面试筛选,然后根据孩子的水平分班,不接受转班或插班,孩子每周学完了东西回去,还要求家长督促复习,并拍下小视频传回给老师。这种中国特色与诞生了音乐剧培训的欧洲市场大不相同。

夏令营班相比周末班虽然稍轻松一些,但老师对课堂的约束还是比较强。孩子们每天学习6个小时,每一小时休息10分钟,10天要排练出一部音乐剧作品,并展示给所有家长看。

第一天上课就哭起来的7岁女孩韩佳轩最终还是回到了教室,并完成了10天的培训。

生活在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的张若溪比她大3岁,也一样学了不少特长——钢琴、播音主持、声乐、羽毛球,并跟着VIPKID的外教每周上三节英语课。

课程虽满,但大多都在若溪的兴趣范围之内——除了钢琴。“我的钢琴老师问我,如果你有机会可以不用学钢琴了,你愿意吗?”张若溪说,“我立刻回答:当然了!”

已经考到5级的张若溪不愿意弹钢琴的原因,与大多数学器乐半途而废的孩子类似——太累、压力太大、成就感太弱。而若溪妈妈的想法是,花了这么大价钱买了钢琴,怎么能不学呢?

孩子的意愿与家长的期待相冲撞,会成为持续的家庭矛盾。

但母女俩在今年夏天得到了阶段性的和解:若溪妈妈关注的、聊亲子沟通话题的音频播主孙健,这个夏天开了个夏令营,于是她送女儿去参与了一周活动——看起是去云南采茶,其实孙健会观察每个孩子,跟家长反馈问题。等女儿再回到家时,妈妈已经决定告诉她,以后不会再强迫她去完成钢琴考级。

“如果我以后不想考级真的就可以不用考了,孙健老师是我的男神!“若溪对此很兴奋。

(图说:张若溪参加的孙健老师夏令营谈话会。)

“若溪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钢琴考级给她太大的压力了。所以我给她妈妈建议,让孩子不要目的性太强地去学钢琴了。”孙健说。

今年在孙健的夏令营中,有一个11岁的辽宁女孩告诉他,母亲给自己同时报了十五个课外班。经过他跟父母的沟通,家长已经同意给孩子减到四门课。

孙健探讨最多的问题是教育焦虑。“很多家长热衷于给孩子报各种培训班,其实本质上是家长对自己的文化程度不满意,希望通过孩子来实现自己没完成的理想。另外全社会的风气如此,自己家孩子不学怕落下 。”

2 短暂地过上向往的生活

巴卓尔 11岁

夏天怎么过:参加美式夏令营,学习马术、高尔夫、足球、躲避球、游泳,认识自然;学习泰拳

巴卓尔对暑假迫不及待。新疆的小学放假早,他早早就准备好行装,订好了一个人飞来上海的机票。

巴卓尔盼望的,是跟另外160多个孩子在暴晒的阳光下完成了一周马术、高尔夫、足球、躲避球、游泳的学习。一周之后,他肤色有了很大的变化。用营地老师的话来说,就是“白巧克力变成了黑巧克力”。

“我希望暑假能多参加一些夏令营,在家宅着没意思。“巴卓尔说。他正是疯玩不知道累的年纪,学校里积攒的压力在这里有了发泄的出口。

这个11岁的锡伯族男孩已经在游美度过了两年暑假。游美的上海营地位于上海青浦区,面积达100多亩,由高尔夫球场改造而来,草坪平整,视野开阔。这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并不多见。

(图说:巴卓尔参加的夏令营主要是在户外玩耍。)

当然,巴卓尔是和自己同班同学们不太一样的那个。

“我喜欢看《飞出个未来》、《幻灭》这些美国动画片,但是全班找不到一个能跟我讨论的人,大家都没听说过。“巴卓尔通过看动画片产生了对那种生活的向往,但住在维吾尔族聚居区,他的很多问题没人能回答。

“儿子问我,动画片里说的嘎嘎球是什么?我根本回答不了。“巴卓尔的妈妈说。直到她在游美夏令营的招生广告上又看到了这三个字。她很激动,拿给巴卓尔看。几张照片上,“外教带着孩子们玩嘎嘎球,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巴卓尔的妈妈45岁,是一名公务员,也是一位单亲妈妈。她从来没有过海外的工作或生活经历,具体什么是“美式营地”——营地教育兴起于美国,一般是让孩子回归自然,在户外集体活动,通过有目的地玩耍,培养独立能力和协作精神——她也讲不太明白。实际上大部分中国70、80后家长在青年时期从听说过这一概念。

在市场双方信息极度不对等的时候,消费者往往会尽自己所能去追求更高端的产品——如果不知道买什么,就买最贵的。而游美就是那个“最贵的”。除了高尔夫球场改造的高端场地,游美的其他配置也都走高端风格——师生比例1:4,中外教比例1:1,创始团队中有两名外籍人士,一个是国际营地协会(ICF)秘书长,一个是美国童子军鹰级成员。

高配置带来高定价,游美的收费标准是一周9800元人民币,双周翻倍。

在确认对方可以接机后,巴卓尔一个人来了上海。第二年再报名时,虽然游美夏令营除了上海还有千岛湖等三个场地可选,但巴卓尔还是决定故地重游。

少年的想法都很纯粹,就是因为留恋老师。巴卓尔第一年来上海时迷上了一个名叫Rajon Lynch的美国魔术老师,跟着他学了些小戏法,回学校后变给同学看,一时成为焦点。第二年,他又急急忙忙地回到了Lynch的身边。这次,两人合作,巴卓尔扮演起托儿的角色,“骗住了更多新来的小朋友”。

虽然是全英文封闭式夏令营,但游美没有语言课,也不强迫孩子学知识或者做家务,所有内容基本以“有目的地玩为主”。用游美COO张开的话来说,集体活动最大的价值是“社交的价值”,它让像巴卓尔这样的孩子在一个小社会中学会跟别人相处。

像巴卓尔这样独自一人飞去一线城市过暑假的孩子,在少数民族占一半的维族学校里是极少数。另外,他与班里其他同学的不一样,还在于假期不用过得太累。这个暑假,巴卓尔的好朋友需要每天上数学补习班,从早上11点到下午8点。这也是他大多数同学过暑假的方式。

身在偏远地区,又对孩子抱有殷切希望的家长往往用力过猛,结果就是孩子需要为这种焦虑付出全部闲暇时间去接受课外培训。

但巴卓尔是个异类。除了上海,他还跟着新疆当地一个叫“自然学校”的夏令营队伍去了伊犁,观察了黄缘龙虱、灰蝎蝽、伊犁沙虎、乌拉尔蜥、网纹麻蜥这些动物,学会了捡棉花、识别矿石、种水稻、搭木屋和建水利工程。

孩子免于在暑期受学业锉磨,与家长的选择有很大关系。“孩子平时在学校的生活是很封闭的,所以我希望他放假的时候能多去认识些自然界的虫虫鸟鸟,培养他尝试新事物的能力。夏令营给孩子带来的面很广,既有科学知识,也有心智成长,还有运动健身。”巴卓尔妈妈说。

这些带巴卓尔“认识虫虫鸟鸟”的夏令营看起来已经起了效果。巴卓尔回来后跟同学一起玩,告诉他们本市要办一场昆虫展。他兴奋异常,同学却一头雾水,“昆虫有什么好看的?”

巴卓尔还在假期去练习了泰拳。泰拳课运动量特别大,一堂课下来瘦小的巴卓尔大汗淋漓。但他的妈妈感觉很欣慰。“我感觉运动类的课,弥补了我们这样单亲家庭的不足。老师很man,能和巴卓尔用‘捶一拳’这种男人的方式去交流,对巴卓尔性格的养成会有好处。“

但巴卓尔妈妈其实也会焦虑。她周围的多数家长还是非常看重孩子的成绩,在安排孩子的课余时间时会以提高成绩为目标。“巴卓尔的成绩不算特别好,但我会尽量克制,不把这种焦虑传递给孩子。”

但她也不确定,当巴卓尔上初中后,她会不会为了成绩也给他加强课后补习。“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3 不焦虑才是奢侈的

Lincoln 13岁、Tom 15岁

夏天怎么过:去美国参加夏令营

但Lincoln家就没有巴卓尔妈妈的这种焦虑。

13岁北京孩子Lincoln,这个假期已经是第三次赴美参加夏令营,在那里玩了三周。今年的参营地点位于美国康州,距离波士顿仅1.5小时车程,营地占地约125英亩,坐落于一个小型私人湖畔,有宽敞的露天运动场和用于探险活动的小丛林。

这是他最开心的一次游学,因为三周的时间足够长,足以让几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结下友谊。今年夏天,他跟当地的一个西班牙孩子成了朋友,也认识了不少从国内过去的孩子。“现在我们还有联系。之前去美国只待一周,我孤零零的,还没认识什么人就回来了。”Lincoln说。

Lincoln不是第一次独自赴美了,参营过程中,同行的几个中国孩子英文不太好,Lincoln主动当起了翻译。活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走在最后,防止年纪小的队员掉队。这些情况老师都反映给了他的父亲。

“听到老师夸赞他,我感觉很欣慰。“Lincoln的爸爸说,他觉得这一趟很值。此次赴美参营全部花销加上机票,大约在5万人民币左右。

这次出游给Lincoln带来的帮助不仅仅是认识了新朋友那么简单。按照他的计划,明年就会正式从北京转学去美国,开始长期的留学生活。这次出游再次帮他“踩了点”,让他对美国生活有了心理准备。

“我已经去美国参加夏令营三次了,感觉那边的教育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所以现在我一点也不担心了。“Lincoln说。

当然,Lincoln的自信不仅仅是三次赴美夏令营所赋予的。他的小学与初中都在北京忠德学校国际班就读,小学每年4万元人民币,中学每年9万元人民币。今年读七年级的Lincoln全班只有19人,他的成绩常常名列前茅。

国际班的留学氛围非常浓,这些还在上初中的孩子早都开始做准备了。“全班除了一两个特殊的同学,所有人都有留学计划表,男生倾向于初中上完以后走,女生倾向于高中上完以后走。“Lincoln说。

从美国回来后,Lincoln用打篮球、找朋友玩和背单词打发了剩下的时间。不仅暑假不用上课外班,Lincoln连周末都可以完全自由安排。

“孩子从小没上过任何培训班,只短暂地学过一点点钢琴,后来他不喜欢,就让他停掉了。”Lincoln的爸爸说。

Lincoln不上培训班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父母文化水平较高,父亲曾是重庆大学的讲师,“对孩子的学习能力有自信”;二是因为父亲不信任培训机构,“很多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员素质没有保障”;三是因为Lincoln所接受的学校教育已经足够精英。

“我相信他只要上课注意力不集中,成绩就不会差。“Lincoln爸爸说,自己连孩子的作业都“从来不管”。

现在唯一一件萦绕在Lincoln心头的烦恼,可能就是要努力争取美国更好的学校——不过这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烦恼,因为他在北京读的国际班跟美国加州一所不错的中学有合作,那是他保底的选择。

比Lincoln大2岁的Tom也是个北京孩子,他今年已经正式开始了留学生活。

Tom读的是公立学校,他不像Lincoln那样早就定好了留学计划——这个重要的决定完全是由一次赴美夏令营促成的。

Tom参加的夏令营因为是ICF国际营地协会会员,可以把国内的孩子送到美国NASA太空营、英国惠灵顿公学夏校或加拿大塔温格等营地中去。从美国回来后,他主动向父母提出了留学的要求。

“在美国,一个班只有十来个孩子,每个人受到的关注度都特别高。“Tom回来以后对母亲说,自己在美国上夏季学习时,在操场上的每一次投篮动作,都能得到老师的纠正,但在国内的体育课上从来没人管过。一直很爱好户外运动的Tom和美国老师结成了很好的关系,这让他归国后更迫切地想回去。

跟老同学的分别并没动摇Tom留学的决定,而Tom的妈妈觉得,帮同学减少一个“竞争对手”也是好事,而且既然孩子已经决定要去,家里的条件也可以支持他留学,就直接办理了转学。

Tom的来去自由,也是建立在精英教育和殷实家境的基础上的。他小学读的是被评为“北京市最具影响力学校”的史家小学,初中读的是北京市重点中学北京二中。史家小学附近的学区房价格已经超过了12万每平米。

虽然Tom是“无心插柳”,但据游美营地COO张开所说,大部分的孩子其实是“谋定后动”——为孩子报名游美国内营的家长至少有一半以上是计划为孩子出国做“热身”的。到目前为止,游美已经从国内向海外营输送了将近两万名孩子,且每年保持着50%的增长率。

Tom一家很少流露出焦虑感。Tom计划在美国读完高中和大学。Tom的妈妈说,“我们期待他未来能进入美国前十的大学,但这也不是一个强迫他必须达成的目标。”

4 在内地

张辉 14岁

夏天怎么过:上补习班补中学英语、数学,跟随葫芦丝老师洛阳三日游

离开北上广深,中国还有大量的家长即使焦虑,也找不到太好的教育资源。除非像巴卓尔的妈妈那样,让孩子从新疆飞到上海,否则大多数少年的暑期仍然更加接近十年前的样子。

河南省郑州市的中学生张辉今年14岁,开学后就是初二的学生了。今年他暑假的模式是:每天上午上补习班,下午写暑假作业,偶尔打篮球。

所谓的补习班,就是常见的“新学期预习课”,提前一步把初二上学期的内容预习一下,开学后能轻松一些。张辉在几个老师私人办的补习班中学英语和数学,每天从早8点学到中午12点,每个小时休息十分钟。

张辉估计,轩辕中学有一半以上的孩子过暑假的方式跟他大同小异。

夏令营虽然看起来热闹——“业内开玩笑说,过去一年用户数量涨了两倍,但同行数量估计涨了四倍。”游美营地夏令营上海总经理郑诚对36氪说——但这其实是教育行业中的小版图,很少有投资机构投资夏令营,K12教辅培训才是真正的大市场。

平日里,张辉只在周六下午学习葫芦丝。这种乐器在难度和入门门槛上比钢琴低得多,他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如今已经考到了九级。

今年夏天,葫芦丝学习班的老师办了一场“夏令营”。包括张辉在内的40多个乐器班的孩子跟着老师去洛阳玩了一圈,去了洛阳博物馆、唐三彩小镇……三天两晚,每人700元。

张辉玩得挺开心。当然,洛阳三日游只能算一种“野生”的夏令营。中国长期没有夏令营教育的传统,连36氪采访的几家夏令营机构的负责人,都没有一个在年少时参加过夏令营。这个新事儿没有先例,也没有规矩。三四线城市在观望,一二线城市在摸索。

目前为止,拿到了一级市场投资的夏令营机构还非常有限。荣正投资董事长郑培敏就投资了游美一家。他的逻辑是,中国还有大量的地区没有优质夏令营,三四线城市市场广阔。未来这些地区的孩子也许可以在家门口接受价格更平民的正规夏令营教育,而不需再长途跋涉飞到北上广深来参营。

5 夏天的尾声

暑假结束了,几个孩子马上就要回到学校中去。

闲不住的巴卓尔在姥爷家度过了假期的最后一周,这是他计划好的。“待在家里会觉得很无聊,这样我就会很想开学了。”

张若溪在暑假的最后一周,终于完成了人生中“可能是最后一次钢琴考级”。Tom也学过钢琴,但小时候说不想学,家里没逼他,说放也就让他放下了。当他在美国初中开始上学后,反而对钢琴重新燃起了兴趣。

Lincoln在努力背诵托福单词,准备在今年寒假迎战他的第二次托福考试——好成绩将有机会让他申请到更好的美国中学。

张辉希望暑假提前做的功课能让自己的新学期更轻松顺利,“想考更好的高中,然后考上985、211的大学”。

不同于80后、90后的暑假——还珠格格、冰镇西瓜、暑假作业、偶尔上上强度不大的补习班——00后和10后的暑假,无论哪一种,都已经跟上一代大不相同。但好在,每个孩子都觉得过暑假很开心。

当然,无论哪种暑假,都只是一年的1/6,终究要跟学校生活连接在一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