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网易“联阿抗腾”,阿里为马云献礼


随着阿里20亿美金收购考拉并领投网易云音乐7亿美金的消息官宣,中国互联网的代际交替与格局变化已经从水下浮现出来。

9月6日一早,一名资深电商记者在得知考拉交易传闻竟然最终成真后,在社交媒体上感叹:真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阿里和网易联手的一天。

一方面是阿里实际上并不那么需要考拉——第一跨境进口零售电商的市场规模很小,第二阿里一直饥渴的是流量而非电商。这里必须指出的是,考拉根本不是一些观点所认为的流量资产,但云音乐是。

2013年,阿里收购虾米音乐后,一度请来高晓松+宋柯的业界豪华阵容想要自己大干一番,可天不遂人愿,做文娱产品和内容产业的路子阿里至今都难说走通。到了2019年,虾米音乐在最近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后被挪出大文娱体系,进入创新事业群,几乎相当于挂牌出售。但这并不是放弃音乐赛道。相反,阿里一直对能牵制腾讯的业务兴趣极大,音乐及其背后的流量显然是其中重要一环,这才是阿里所真正想要的。

另一方面,许多对阿里、网易及其它中国互联网巨头持续跟踪的TMT记者和观察人士,都在这桩交易传闻最初出现时表示过绝无可能。因为马云与丁磊向有宿怨,易趣、VIE、雅虎中国等事件使得阿里与网易即便主营业务不同,十几年来两大巨头却几乎没达成过战略合作,更别谈投资入股。

然而2018年的乌镇峰会期间,此前从不参加丁磊饭局,2017年还在说“(丁磊饭局)没人邀请我,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的马云,却大大方方在众多媒体镜头前跟丁磊坐在一起谈论金庸,还吃上了网易严选的零食,为丁磊家的竞品电商业务心甘情愿“站台”。

现在看来,一年前的这次乌镇饭局已足以证明阿里和网易关系之间的缓和,这为今日考拉的交易案做好了最高层的铺垫。

虽然马云比丁磊年长,但丁磊借互联网年少成名,一度成为中国首富,这还要在马云之前,那时淘宝尚未开启印钞机模式。时过境迁,阿里已是中国互联网数一数二的巨头,而网易今日收盘之市值还不如刚成立四年、丁磊自己天使投资的拼多多,更遑论网易主营游戏业务的最大对手腾讯。

网易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游戏仍然为公司贡献六成营收。

  • 网易公司净收入为人民币187.69亿元,同比增长15.3%;

  • 其中,网络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4.334亿元,同比增长13.6%,占比60.9%;

  • 电子商务净收入为52.469亿元,同比增长20.2%,占比28.0%;

  • 广告服务净收入为5.816亿元,同比下降8.3%,占比3.1%;

  • 创新和其它业务净收入为15.072亿元,同比增长23.2%,占比8.0%;

作为主营业务的网易游戏,尽管《荒野行动》在日本等海外市场的表现尚可,然而自2016年《阴阳师》爆红之后,网易游戏还未在最重要的国内市场接续上一款真正的爆款作品。

事实上,游戏行业近几年陷入停滞的增长使得腾讯网易都颇为艰难。但腾讯多元化的业务结构和优势战略地位使其比网易更能承受下行环境和监管收紧的风险,并且在坚守to C内容产业的基础上向to B业务强势发起进攻。

反观网易,进入移动时代之后,在游戏主营业务之外的拓荒创新方向则选择了不仅投入极大、短期无法盈利、并且竞争已经殊为激烈的电商。更重要的是,游戏本身并不是一种纯粹的正向流量业务,它在不断变现的过程中就会自我消耗掉流量,而电商最紧缺的就是流量。假如孵化出严选的网易邮箱业务能持续提供流量,那么电商的逻辑是成立的——然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经验证明,邮箱能为网易守住现有流量就不错了,在信息流、短视频等模式面前要想抢夺新增流量却根本不可能。

腾讯系的游戏、音乐均是网易对标业务的两倍以上体量,在这些强压之下,丁磊选择了借云音乐对阿里的吸引力顺势甩手考拉,并表示“会继续推进聚焦战略,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领域”。接下来事情会怎么发展就很明显了:这次交易完成后,云音乐将有更多资金买内容版权,而商业化能力溢出的阿里则将帮助云音乐变现。

一个想要甩卖亏损资产聚焦主业,一个则如饥似渴地盯住每一个收购流量资产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看,网易卖考拉“联阿抗腾”也就说得通了。

而对阿里来说,在马云退休和司庆20周年之际,如果能了结一桩商业上的陈年旧怨,这个投资并购案也不失为一次献礼之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