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许是新加坡最优秀的电影导演


  时光网讯 6年前,当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处女作品《爸妈不在家》打败了王家卫蔡明亮、杜琪峰、贾樟柯等大导,获得当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的时候,时年29岁的陈哲艺,一下成为了华语电影圈的焦点。他也用那部自编自导的作品,刷新了新加坡影人在金马奖上的历史。

  6年过去,今年陈哲艺带着第二部依然是自导自演的《热带雨》,先后在多伦多电影节、平遥电影节和澳门国际影展上进行了展映。影片依然是从普通人物的视角出发,讲述了年近40岁的中学华语女教师阿玲(杨雁雁饰),与丈夫(李铭顺饰)结婚8年,一直努力尝试怀孕而不成功,瘫痪在家的公公(杨世彬饰)每天依赖她的照顾。在学校中,陈伟伦(许家乐饰)似乎是唯一对华语课还感兴趣的学生了。

首支预告片

  杨雁雁与许家乐本次是与陈哲艺第二次合作了,他们此前在《爸妈不在家》中饰演的是母子,本次则在《热带雨》中转变了身份,甚至还拍摄了一场尺度颇大的激情戏份,对于两位演员都是莫大的突破。

  在澳门国际影展上,时光网记者与陈哲艺进行了深度对谈,他解读说,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刻意拍这么惊世骇俗的“师生恋”主题,而是在3年撰写剧本的过程中,先创作了“阿玲”这样一个婚姻不幸福、工作不得志的中年女性,像写小说一样把她的婚姻8年全部构思在脑海中,再顺理成章地发展成电影。至于这个角色和学生陈伟伦之间的情感,更多是水到渠成,而非刻意为之。
  陈哲艺也与记者聊到了他本来没想要促成这两位主演的第二次合作,毕竟“母子变情人”,要求也格外高,而在海选演员的过程中,发现实在没有比杨雁雁和许家乐更合适的人选,于是再度找到了他们。至于那一场“激情戏”的拍摄,陈哲艺表示前期准备的时候看上去很难,但一旦真的开机,光溜溜的许家乐反而放下了自己的包袱,完全进入角色,也不care别的了。
  而无比在乎细节的陈哲艺,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明确知道,哪怕只是一个出现几场戏的小配角,都需要清楚地构思出他的背景故事。但是如此事无巨细地打磨剧本实在累心又费力,会不会以后拍摄别人写的剧本呢?今年35岁,眼睛里依然闪烁着孩子般对于电影真诚热爱的陈哲艺想了想,“我的作品还是离不开个人吧”。
  Mtime:亚洲已婚女性在看《热带雨》时,会有很多特别感同身受的地方。你本身作为男性,是从哪里得到这么真实的视角,灵感来源是哪里?
  陈哲艺:我就是很敏感的一个人,我感觉只要能够沉浸在自己创作人物的世界里,就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情感。这个时间需要花挺久的,这个剧本我花了三年去写,它不是一朝一夕三个月就可以写出来,而是完全需要去理解女主角阿玲的背景、她的现状、她婚姻这8年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经历了什么事情。
  甚至我跟我团队去进行筹备的时候,我可以很清楚地跟他们说,阿玲与丈夫是什么时候开始去看医生,什么时候发现婚姻出现了问题,甚至她公公是什么时候中风的,然后什么时候开始讨论要不要把他送去疗养院,决定继续照顾他的人又是谁。我都需要把所有的细节理清楚,我才可以下笔写这个剧本
  Mtime:有点像你在脑海里已经构思了一部小说,完完整整婚姻8年的故事都在,然后你只是选取了脑海中的一部分呈现在电影中?
  陈哲艺:对,很多人拍电影或说写剧本,可能想的只是剧情,故事怎么走。但你看我的电影,不管是《热带雨》还是《爸妈不在家》,其实我不只在乎剧情,我在乎的是我的人物和情感,拍的是人物和情感,不是剧情。如果我不理解我的角色,我是拍不出来,也写不出来的。所以我必须要深入了解,不单单是阿玲这个角色,甚至里面伟伦、校长、公公、她的丈夫。
阿玲的公公由杨世彬饰演,获得了今年金马奖“最佳男配”的提名
  这些东西我都需要把它理清楚,不然很多时候,有些电影看起来角色感觉很单薄、很刻板。我希望我的电影哪怕是一个出现只有两三场的配角,我都需要很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背景和故事。种种小小的细节我都会把它理清楚,消化在里头,所以即使再小角色的出现,都不会让人感觉,这个人就是进来打几场戏的酱油,然后就走了。对我来说,我的电影里面每个多小的角色都有他的作用,都很关键。
  Mtime:你刚才说用了三年的时间来打磨这个剧本,会觉得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还是说觉得很痛苦?
  陈哲艺:很痛苦,因为阿玲的世界很痛苦,也很煎熬。坦白说这个片子创作过程中的痛苦,也不单单来自阿玲。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很奇怪,很多时候我写的题材和故事,会跟我自己的个人故事越走越近。比如说我跟我太太也结婚很多年,其实也一直想生小孩,刚好就在写剧本的那个阶段,发现她身体方面也有一些问题,我们也开始看医生,也需要经过动手术和打针。
陈哲艺、妻子与儿子
  Mtime:正如片中阿玲要经历的那样。
  陈哲艺:对,所以你会发觉说一开始这本来不是我的故事,慢慢也变成了我自己的生活,不管是情感还是经历就会慢慢走得越来越近。我反而感觉说我的片子最后离不开个人,它最后还是会是很痛的。你不只是在创作的时候感受到这个女人的痛苦,其实你在生活当中也感觉到,不管是太太还是我自己,一种失落跟挫败。
  Mtime:你作为创作者,需要和故事更加剥离,还是和故事走得更近?
  陈哲艺:我觉得这个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很多时候不是我去选择一个故事,反而最后是它来找到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要很着迷地去写一个快40岁、步入另外一个年龄段的女人的故事。第一我是男生,第二我也还没到那个年龄,但我就会很着迷,又很想要了解她的世界,这个东西是我不能控制的。
今年的平遥电影节
  Mtime:也不是刻意为之的?
  陈哲艺:对,好像我之前拍的《爸妈不在家》,为什么要拍小时候跟菲佣的这些东西?那个时候我一直会回想起很多小时候的回忆,回想起她在我们家的处境,她跟我妈妈的一些张力和摩擦等等。所以很多时候我觉得不是我自己积极地想要去寻找什么,反而很多时候这些故事都是会来找我。
  Mtime:也就是在创作的过程中,慢慢形成人物的过程中,形成了这个故事?
  陈哲艺:对,就是在里面的一些议题,不是说我列个单子,要讲新加坡华人华语华文的传承问题,要讲马来西亚跟新加坡的政治问题,不是说我这部电影要讨论的议题是这个,然后《爸妈不在家》要讨论的议题是外籍劳工、中产阶级,我不是这样的。那几年刚好我会关心、会观察的东西,会慢慢渗入进我的剧本里面。它是一个潜移默化的东西,不是刻意的
《爸妈不在家》中的杨雁雁和许家乐,在《热带雨》中换了关系
  Mtime:不是一个按照图纸拼乐高的过程,而更像是有一个芯之后在滚雪球?
  陈哲艺:对,但是它一旦渗透进去,我得花很多时间把它弄得更加精准、清楚,所以我如果前面铺了,后面一定要呼应,这就是剧作上面我需要去做的一些功夫。
  Mtime:你接下来每一部都是想要这样的创作过程吗?还是说会未免有一些太累了?
    陈哲艺:我觉得太累了,太辛苦了,所以需要找寻一种新的突破,可能说通过跟其他的编剧合作,不然可能要拓展自己的团队,有更多新的声音来跟我做一些碰撞。我觉得创作也辛苦,到了拍片制作的时候也辛苦,但我感觉我的作品还是离不开个人
剧组在多伦多电影节亮相
  Mtime: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选择讲“中年女老师和未成年学生”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故事?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华语片中特别常见的题材。
  陈哲艺:完全是从人物的角度出发,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会去写师生恋。我要写的是一个快40岁的女人,已经结婚8年,碰到危机的故事,不管是在生活上、家庭上、事业上、婚姻上都碰到瓶颈。她被困住了,怎么走出这个困境,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我要彻底地了解她的背景和现状,这个女人已经忙到、累到没有任何的社交圈子,没有社交生活的。
  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下,如果有一个人需要进入她的生活,救赎她,或者说给她一些温暖,这个人会出在哪里?一定不是在家里,她也没有社交圈子,那肯定是在工作的地方。她是一个中文老师,她教的科目又不被重视,所以肯定不是所谓的同事,那肯定就是学生了。她教了很不在乎中文的一些学生,只有一个人可能还是有点在乎,也在乎她这个人,写着写着最后还是会走到那里去
陈哲艺、杨雁雁与许家乐在今年澳门国际影展上
  Mtime:水到渠成。
  陈哲艺:对,所以不是我一开始的设定,就是要去写“师生恋”,这三年创作剧本的时间花在哪?花在很用心地沉浸在这些角色里面,最后这些人物会带我走去哪里。
  Mtime:您需要说服已经跟您合作过一次的杨雁雁与许家乐这两个演员吗?
  陈哲艺:我一开始根本就没想用他们,因为他们之前演母子,这次演师生,还有一场很激情的床戏,我自己都拍不下去。我之前花了大概一年时间,去了很多中学,看了很多15-17岁的中学生,找了大概四、五十名,做了工作坊,做了很多训练,但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后来就重新发现许家乐,把他带进来,跟他们一起上课。发现许家乐真的有天分,他好自然。
杨雁雁拿到了今年的金马奖影后
  选他的时候,其实没想用杨雁雁,撒网去找的。一定要找专业演员,而不是素人,因为这个戏份太重了,所以也看了一些舞台剧、电影、电视演员,也没有找到理想的。最后还是打电话给雁雁说,我有个剧本,我觉得非常不适合你,但是你可以看一下。她看完之后,我们也试了几场戏,决定说我们一起去建立这个角色最后我觉得大家都有突破,突破了心理的障碍,完成了这两个人物
  Mtime:杨雁雁和许家乐在片中有一场你刚才提到的激情床戏,他们是怎么完成母子到情侣的转变?这场戏是怎么拍的?
  陈哲艺:我觉得说难也不太难,我们之前做了很多彩排,一直到拍摄当天,最后现场的彩排我还是很不满意。我还跟许家乐吵了架,他其他戏都演得非常顺利自如,根本很不费力,但这场戏就感觉对他来说是一种挑战。他就很气,说那我不要演了,还跟我发脾气,抬杠吵架。后来我就跟他说,算了我也不要跟你吵,我们拍就对了,反正你应该可以演的。最后很简单,脱光衣服就可以上戏了。
剧组在今年金马奖红毯上
  你光溜溜其实就可以完成,也不会多想,反而更容易。许家乐是一个表演的时候完全不会多想,没有包袱的演员,他不会去care。后来其实我们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做,除了女演员有,但他就没有,直接就这样拍。他本来很多顾虑,后来拍了第一条也不管了,是男是女、清不清场他也不管了。很多演员可能会顾及很多,考虑很多,但他是入戏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包袱,也不在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