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电竞陪练元年之后的突围战事


电竞作为第九大艺术——游戏所裂变出的新兴竞技形式,在近几年深入了我国各年龄、各地域市场,无论是工作之余还是假日休息,打开《王者荣耀》或《和平精英》与朋友一同酣战,成为了许多人闲暇时光的共同经历。

根据艾瑞咨询最新发布的《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竞市场的未来增长主要来自电竞生态市场,预计在2020年时中国电竞生态将占据27.8%的中国电竞市场份额,达到375亿。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

何为电竞生态?如果类比传统体育行业来看,电竞由其项目本身,可演变至直播、课程、培训、职业化发展、赛事等多个方向。在这其中,电竞陪练作为早已出现、却在近两年开始形成平台化的电竞生态业务,逐渐让更多人认识到了其存在的意义。

电竞陪练最早出现于21世纪初期,在那个《反恐精英》、《魔兽争霸》等第一批火遍全球的时代,众多刚刚接触互联网的电竞玩家们为了提升自己的技术、进而提升游戏体验,开始尝试在网上寻找“大神”共同游戏。

那么,在iG和FPX相继登顶《英雄联盟》S8与S9全球总决赛冠军宝座、中国电竞代表队在亚运会上勇夺金牌的今天,已经成为电竞生态中重要一环的电竞陪练,又走出了怎样一条道路?

电竞陪练“元年”后的平台化探索之路

概括来看,电竞陪练业务正在从“碎片化”慢慢转为“平台化”。

电竞陪练出现早期,玩家大多在游戏论坛、贴吧等互联网平台,通过消费者自主发表需求、陪练师“接单”联系的方式完成交易。然而,随着电竞人群的不断壮大,用户需求开始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碰运气”找陪练师的模式已无法满足玩家们的不同需求。

2018年是电竞陪练行业迎来分水岭的一年,36氪此前曾将这一年定义为「电竞陪练元年」,其原因在于以比心为首的一批电竞陪练平台,开始加大投入,为消费者和陪练师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同时,手游的崛起,也让电竞的“门槛”变得不再那么的遥不可及。

而“元年”过后的2019,行业则迎来了形势更加复杂的一年。

由于部分陪练平台存在经营理念问题,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许多App频繁遭遇应用市场“下架风波”,其中部分平台因疏于监管,最终落得了永久下架、解散开发团队的结局。

事实上,从2018年到2019年期间,各大平台都在努力优化业务模式,避免用户或陪练师利用平台完成规则以外的交易行为。比心陪练相关负责人曾告诉36氪,电竞陪练平台需要更理解自己的业务服务于哪些用户,并根据这些用户的使用习惯不断优化产品形态,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因匹配机制所带来的道德甚至法律风险。

而纵观电竞陪练的今天,会发现行业在两年间已经迎来了巨变——七麦数据显示,从最近1年的iOS端下载量预估来看,除了稳居头部的比心陪练依然保持着较高的用户增长率以外,2018年曾颇受关注的捞月狗、暴鸡电竞等具备一定规模的陪练平台,都已滑落至分类榜数百名之后。

(图为2018年12月16日至2019年12月16日,比心陪练与某陪练App在iOS端的下载量预估对比。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同时,互联网巨头企业也开始涉足电竞陪练——淘宝上线了“淘宝陪练”频道,通过搜索选择自己心仪的陪练师或店铺,在淘宝平台上完成线上陪练交易。此外,手游开黑语音领域的头部平台「TT语音」、以互动社交电台起家的「荔枝」(即:荔枝FM)都分别推出了陪练业务或相关App。

电竞陪练,正在被行业和用户所认可;平台化、整体化的陪练业务管理,正在影响着中国近4亿电竞玩家。

不断进化的电竞陪练

为何初期齐头并进的平台们,仅过了一、两年时间便形成“两极分化”的局面?

首先,陪练平台存在的基本意义在于连接玩家和陪练大神——前者能够与更适合自己的队友一起游戏,或与高水平队友开黑并提升自身技术;后者则能依靠自身游戏技能分享,获得一份可观的收入。

据36氪观察,绝大多数陪练平台在初期并未在陪练师筛选、陪练师推荐、玩家标签等方面做太多优化,例如两名喜好项目、喜好玩法完全不同的玩家,在打开一些陪练平台App的时候,首页推荐的陪练师长期都是相同的。这也导致部分App在前期虽然通过广告投放、线下活动合作等方式吸引了部分用户,却在用户数据、应用商店评分等维度,难以保持正向增长。

作为少数保持良好口碑和高增长数据的比心陪练,是如何理解陪练平台存在的意义?

比心陪练相关负责人告诉36氪,团队自成立之初便希望能够在撮合交易的基础上,结合平台数据、玩家个性、电竞产业环境去挖掘更多能够提升游戏陪练体验的方向。“深层意义在于,团队在技术储备和产品开发上面,要更贴近用户的真实需求。如果用户在各个方面都能感受到比心所做的优化,就有很大机会愿意长期体验。”

(用户在比心陪练的下单流程)

同样的道理在很多行业都曾验证过:同样是看似没有壁垒的购物平台,淘宝通过更好的个性化推荐系统、运营机制、新产品内部孵化等方式,多年来稳坐国内购物App头把交椅。

而在电竞陪练领域,深度挖掘需求也同样重要。

比心陪练如何强势“突围”

在电竞陪练行业,积累了超过2000万玩家用户、超过200万游戏陪练大神的比心,已成为整个赛道的头部平台,且仍然保持着快速的增长态势。

那么,除了搭建基本的撮合交易平台以外,比心还做了哪些努力?

我们将时间退至2018年,彼时的比心和其他几家陪练平台的竞争十分火热,而市场上也有许多并未理解“陪练”的玩家或普通人,在等待行业崛起后的用户教育。从那个时候开始,比心便意识到差异化才可能帮助平台最终突围,于是团队在近两年的时间里重押电竞,并基于这个方向做了四件事:

1、电竞陪练正规化

比心陪练与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共同提出建议、探讨方案,最终促成了电竞陪练师标准的出台,并上线相应的技能认定平台,让符合标准的电竞陪练师可以拥有经国家认可的正规职业技能证书。“电竞陪练师团体的正规化、规范化对行业而言是一个打基础的工作,对个人而言则是一种归属感和向上的职业晋升”比心负责人表示。

(电竞陪练师技能认证平台页面)

2、与顶尖电竞俱乐部的深度合作

比心陪练赞助合作的第一家电竞俱乐部是“豪门”iG,并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对于比心来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承担的压力会更大,团队需要投入足够多的精力来验证与俱乐部合作所发挥出的作用。

“合作初期无论是我们还是iG,在试错的过程中都走过一些弯路,甚至很多iG粉丝不太理解‘陪练’本身的意义是什么。于是团队在接收用户反馈的过程中,不断对产品进行优化,改善平台环境。慢慢的我们发现,从iG、eStarPro、VG到最近夺得英雄联盟S9全球总冠军的FPX,合作俱乐部的粉丝越来越习惯并且期待能在比心陪练上看到自己喜欢的选手了,有更多机会跟自己的偶像互动交流甚至是一起打水友赛。”比心陪练负责人说道。

3、构建中国电竞青训体系

很多玩家是从学生时代便开始以爱好接触过不同的电竞项目,而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约为17-23岁,要想在这短短的几年内快速晋升为职业选手并取得好成绩,“青训”则为年轻的电竞爱好者们提供了一种实现梦想的可能。

事实上,现阶段绝大部分电竞俱乐部的“挑人”方法,是依靠俱乐部工作人员每天逛各大直播平台的高分选手直播间,遇到可能适合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后再实施招募。这样的方式无异于大海捞针,效率并不高,一名工作人员可能需要数月的时间,才能找到一位让队友、教练都满意的选手。

为了解决“选人”的难题,作为聚集超过2000万游戏玩家的比心陪练,开始联合部分顶尖俱乐部共建电竞青训体系。平台化的比心积累大量高水准选手,且大部分优秀玩家在长期作为陪练大神不断磨练自己的技巧,与不同打法的对手对战增加实战经验,这一切都让他们逐渐拥有了成为职业选手的潜力。

除了足够多的用户群体,比心负责人表示,很多年龄较小的玩家很多还在读中学,他们虽然拥有顶尖级别的游戏技巧和排名,但不一定就能成为职业选手,因为职业战队有时更看重的是“心智成熟”——执行力、团队配合、战术理解能力和冷静思考能力。“这些小用户容易因对游戏过于痴迷而耽误自己的学业,比心与俱乐部合作进行的线上青训选拔,能够让小用户快速认知到自己是否适合去打职业比赛,毕竟不是所有爱好都适合成为职业的。”

截至目前,2019年比心陪练已与FPX、eStarPro等多家顶尖俱乐部共同举办了超过25场线上青训选拔活动,总报名人数近10万人;其中,已有5人成功入选职业俱乐部青训队,iG英雄联盟2人、FPX英雄联盟1人、XQ王者荣耀1人、VG Dota2 1人。

(入选iG俱乐部青训计划的比心陪练小选手)

4、电竞陪练的“千人千面”

除了电竞本身的相关服务以外,比心今年还在大数据挖掘、用户千人千面等方向投入了更多精力,已构建超过300人的技术研发团队。

比心希望,根据用户的浏览、评论、消费等习惯,为每名用户“画像”,并开发更精准的推荐及匹配机制。“每位玩家都是个性化的,只有每次陪练服务都尽可能让其满意,才能让平台保持良好的口碑、提升用户复购率;反之,如果用户所匹配的大神是通过‘强推’过来的,那根本无法保证最终的陪练质量和体验。”比心负责人说道。

基于这四个大方向,比心在2019年的用户数据、用户体验度都保持着增长态势,也让电竞圈中的更多人,从“认识陪练”变成了“理解陪练”。

创办至今,比心陪练所重点投入的方向,不是为了将“竞争者们”赶下擂台,而是站在用户的角度来发掘问题、解决问题,这也是比心最终实现破局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将电竞与陪练结合最深、与电竞俱乐部和赛事合作最多,这最终也让比心成为了联结陪练和电竞的纽带。

在不断的合作尝试中,顶尖电竞俱乐部也发现了比心对于建立起品牌的价值。S9新科世界冠军FPX俱乐部CEO李淳表示,“比心在电竞游戏陪练领域面向很多我们潜在的选手,甚至是教练的人群,我们很看重平台所触达的未来可能成为选手的用户群体,这也是选择与比心合作的重要原因。”

“此外,比心除了在电竞领域为我们带来了很多宣传资源,也愿意陪伴有潜力的俱乐部共同成长。我们(FPX)在刚开始谈合作的时候拿了春季赛季军,双方拥有互相认可的的发展理念以及韧劲,最终携手,并在仅一年的时间里获得了S9冠军的好成绩。”

另一方面,关于比心在陪练和电竞之间的“纽带”作用,eStarPro俱乐部运营总监周蕊认为,比心为职业战队搭建了一个可以和玩家、粉丝们交流的平台,让游戏爱好者们能够和他们喜爱的选手们同场竞技,拉近了玩家和职业选手的距离。

2019年,比心携电竞陪练的强势“突围”,对于电竞行业来说也是一种体系内的再次创新、自我供给。

电竞陪练的2020——“向阳”而行

传统体育行业的许多项目,若想取得好成绩都需要有完善的青训体系和体育项目相关产业的支持与联动。对于电竞来说,由于近几年职业化取得了长足发展,从业者们有了更多时间和资金去将电竞体系化。

2016年9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公布了13个增补专业,其中便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下的体育类。随后,多家国内高校开始在2017年的新学年开设了电竞相关课程。

电竞教育和电竞专业的正规化并非教育部门的短期计划,据不完全统计,电竞行业从业者人数近5万,岗位空缺达26万,到2020年人才缺口将扩大至50万。人才缺口的不断扩大,让电竞专业应运而生,开设电竞课程的机构里不乏中国传媒大学、澳门科技大学等知名院校。但截至目前,这些院校大多是以培养电竞行业的俱乐部管理、解说、赛事运营等人才为主,并未在电竞职业选手方面为行业输送太多新鲜血液。

对于比心陪练而言, 现在正在扮演的“青训先锋”角色是电竞职业化道路上的刚需,且青训体系不同于传统的文化教育,选手除了需要学习知识以外,还需要更多实践机会。比心除了提供精准的用户以外,还能作为平台提供更多对战实践的场景和机会,所以“辅助电竞教育”也会成为比心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源于比心在电竞陪练领域的成功案例和影响力,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有更多的企业开始将陪练作为重点业务线来培养,这其中不乏虎牙、斗鱼、荔枝(PP陪玩)等已经发展至成熟阶段的企业。

比心陪练负责人表示,仅手游领域来看,《和平精英》和《王者荣耀》便已拥有3.7亿用户,所以电竞陪练的潜在蓝海用户还有很多。“我们将视野看的更远一些——未来的5年以内,中国游戏行业仍然会持续产出爆款游戏,现阶段近4亿的用户群体有机会增长至6-8亿,所以无需担心市场天花板不够高,更需要专注于产品和体验本身。”

目前,比心陪练有超过2000万用户和超过200万电竞游戏陪练大神。团队也从2018年的100人团队,成长至2019年的近1000人,这其中有很多是技术算法研究人员、风控审核人员。“我们在2020年的关键词依然是创新和成长,做更多对玩家用户、游戏陪练大神和电竞产业有意义的事情。未来5年,我们的目标是做到十倍用户规模,同时为游戏陪练大神们创造千万级的就业机会。”比心陪练负责人在采访中说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