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了,拍不出?2019电影编剧的导演之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烹小鲜”(ID:pengxx01),作者: 徐小怪,36氪经授权发布。

“编剧只需要和自己对话,但是导演要和全世界对话。”刁亦男曾和烹小鲜(pengxx01)说到。

近几年,随着华语电影市场的不断发展以及业内对青年创作者的大力扶持,很多知名编剧开始执导电影,他们或许是最初有一个导演梦、亦或许是中途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不管原因及结果如何,他们都在努力尝试、跳出现有的舒适区,向更高难度的工作发出挑战。毫无疑问,这种行为令人钦佩并且值得称赞。

烹小鲜(pengxx01)统计了2019年七部由编剧转导演拍摄的电影,尝试从市场、类型及口碑的角度进行分析,力图找到编剧转导演的一些共性问题:

新人导演:大爆编剧尝鲜爆冷

如果将新人导演的标准界定为3部作品以内,那么崔斯韦、束焕、李非、董润年都是符合的。在今年,这四位知名编剧分别带着自己执导的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束焕和董润年是首次独立执导院线电影,崔斯韦和李非则是二度担任导演。

提到束焕和董润年,也许有些观众会略微陌生,但是提到他们编剧的作品,大部分观众如雷贯耳。束焕是《囧》系列的核心主创之一,由其编剧的《泰囧》和《港囧》共同创造了28.86亿的票房。前者甚至保持了近三年的票房冠军纪录。

董润年可以称得上是管虎与宁浩的固定合作编剧,他与二人先后合作过《戏子痞子厨子》《心花路放》《老炮儿》《疯狂的外星人》等一系列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电影,创收总票房高达40亿以上。

同样是大爆喜剧片的编剧,在首次独立执导电影上,束焕和董润年却选择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一位谨慎,一位勇敢。

束焕以拿手的喜剧试水,导演处女作《鼠胆英雄》由岳云鹏、佟丽娅主演,影片在市场上的表现尚可,票房最终过亿,但是在口碑上,豆瓣不足6分,淘猫不到9分,大众的评价高于专业影迷的评价。

某观众评价《鼠胆英雄》

相较于束焕的稳妥,董润年的表现更为大胆,他的第一部独立院线作品完全脱离了喜剧,拍了一部偏于自我表达的《被光抓走的人》。影片由黄渤、王珞丹、谭卓主演,口碑趋势和《鼠胆英雄》恰好相反。虽然以豆瓣7.1的分数收获了专业影迷的认可,但是淘猫分数不到8,显然没有得到大众的青睐,票房至今未过亿。

某观众评价《被光抓走的人》

从作品的完成度来看,《鼠胆英雄》是一部合格的商业喜剧片,但是剧情套路明显,笑点也有些尴尬,深度与寓意不足。而《被光抓走的人》则是抛出了一个颇具趣味性的脑洞,可是整体节奏偏缓、剪辑较乱,镜头运用与画面构图欠缺连贯性。

简单来讲,束焕和董润年初转导演的作品,有亮点,也有难以忽略的硬伤。作为编剧,他们能够写出大爆的商业片剧本,但是作为导演,仍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对比束焕和董润年,导演经验较多的崔斯韦和李非也未有令人惊艳的表现。崔斯韦执导的《雪暴》是一部犯罪题材的电影,由张震、倪妮、廖凡主演,作为“五一档”的为数不多的华语片,票房不到3000万,整体口碑也仅仅是及格。

对于《雪暴》的问题,知名影评人桃姐说到,影片很多时候是在凹风格和造型,设定不错,但是紧迫感、剧情的压迫力都不够,看得人很煎熬。

两位观众评价《雪暴》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基于影片的背景设定,需要在冰天雪地中拍摄。这期间,剧组由于缺乏低温摄影的经验,无形中浪费了很多成本。

而李非执导的电影《两只老虎》,因为有了葛优和赵薇的加持,影片的票房达到2.23亿,但是同样因为演员的作用过大,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导演的存在感。或许是因为观影的基数较大,《两只老虎》的大众口碑不及《雪暴》。

两位观众评价《两只老虎》

总体而言,这四位知名编剧转为导演后,拍摄的电影都有严重的“割裂感”,且节奏拖沓。这侧面说明了导演的影像化思维还需加强,毕竟,再强大的演员阵容也无法弥补镜头语言与剪辑逻辑的弱势。

成熟导演:有人欢喜有人忧

在今年编剧转为的导演中,除了有新人导演,还有已经执导过四部作品的成熟导演。他们之中有人创造过票房奇迹,也有人拿过国际性的顶级大奖。从商业性或艺术性的纵向角度看,几位导演的新作均令人期待。但是公映后的结果,却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作为内地票房最高的女导演,薛晓路的《北京遇上西雅图》系列共创收13.07亿的票房,两部电影的单部票房分别位列2013年和2016年华语片票房排行榜的第七位和第九位。口碑方面,系列第一部的豆瓣评分为7.3,是为名副其实的票房与口碑双丰收。

2019年的贺岁档,薛晓路携新片《吹哨人》归来,女主角依然是主演《北京遇上西雅图》系列的汤唯,而男主角由吴秀波换成了近些年大火的雷佳音。这部电影薛晓路没有延续此前擅长的情感风格,反而走起了90年代好莱坞流行的动作冒险路线。只是勇于尝试的行为,并没有让观众买账,影片的票房与口碑均远不及前作。

某观众评价吹哨人

无独有偶,与薛晓路情况类似的还有田羽生,这位导演的《前任》三部曲总票房高达23.24亿,但是今年由其翻拍的电影《小小的愿望》仅收获2.68亿的票房。这种情况的造成,可能有不可抗力的因素,但是也不能完全剔除导演自身的原因。

细细观察,会发现《吹哨人》和《小小的愿望》有很多巧合,两部影片都是导演在大爆系列后的首部新作,也是独立执导的第四部作品,且都经过了改档。因此,正应了那句老话:十年河东能转河西,人生,风水轮流转。

与薛晓路和田羽生相比,刁亦男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表现要好很多。这位前作曾拿过金熊的导演,今年推出的新作再次入围了欧洲三大电影节。虽然《南方车站的机会》没有让他继续捧奖而归,但是在市场表现上,影片的票房比前作《白日焰火》多了近一倍。

以薛晓路和田羽生为例,在编剧转为导演之后,拍出一个大爆的作品系列并不能培养出大基数的固定受众。而从刁亦男的例子看,编剧转导演既可以尽情地自我表达,也可以在追求艺术高度的同时,寻求更多的市场突破。

编剧转导演的困境与利弊

有关编剧转导演所遇到的普遍困境与利弊,12月初,烹小鲜曾分别对刁亦男、董润年及薛晓路进行了专访,三位导演结合自身的经历分享了一些观点。

刁亦男说到:“编剧活在自我的世界,只和角色打交道。但是做导演,需要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你的包容度、组织能力、情商、智商都要有更明确地表达,要彻底裸露自我。” 

董润年表示:“编剧不是一个沟通性的岗位,有时候无需给大家建立统一的认识,甚至可以放弃说服别人。做导演的话,必须确保整个剧组对影片的理解是相同的。这需要很强的管理和沟通能力。此外在内容上,导演对剧本还要有自己的二度创作。”

薛晓路认为:“编剧转导演的利好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在影片的最初筹备期,有原创的能力对于找制片人来讲,可能是一块最好的敲门砖。其次是在中期的执行阶段,因为熟悉剧本,对演员的表演、台词和叙事节奏会更有把握。弊端就是不了解其他环节,比如摄影、美术、配乐等等。”

毋庸置疑,凭借长期的人脉和资源积累,知名编剧转导演自带无可比拟的优势。内容上有撰写剧本的能力,台前有头部演员支持,幕后有知名制作人助力。

但是在侧面,也有必然存在的劣势,首先是大部分编剧缺少影像化的构建能力,其次是工作思维较难转变,必须提高统筹和沟通的能力,第三是不熟悉其他部门的工作。

仅以市场层面看,编剧转导演能让观众对影片有更多期待,同时也会更加挑剔。一旦电影的口碑和市场反馈不如预期,那么自然是导演的“锅”,反之,如果效果高于预期,功劳更多可能会归结于监制或者演员。

透过2019年的作品观察,编剧在转为导演之后,既要巩固原有的原创优势,也要继续探索、学习与提升自己。在知晓自身劣势的情况下,尽量寻找能够取长补短的合作对象,以确保电影的整体质量。

封面图来自pexels

分享到